百度 本站
首页 > 保险 > 正文
保险业发展新空间:“长护险”为失能老人解忧
中国财富网    时间: 2019-10-11 10:24:13    字号:

试点三年来,取得了积极进展,也为保险业开辟新的发展空间——

  “长护险”为失能老人解忧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江 帆

  长期护理保险试点3年来,取得了积极进展,提升了长期护理保险制度的运行效率和质量,也为参保群众提供了方便高效的护理服务,减轻了出险家庭的压力。与此同时,作为社会健康保障的新领域,“长护险”推行在客观上为保险行业开辟了新发展空间——

  曾被非正式称为第6种社保的长期护理保险(简称“长护险”),今年在15个城市的试点已届满3年。由于社会需求量大,除了国家指定的试点地区外,一些经济条件较好的发达地区也自行加入了这一行列。

  试点效果如何?记者近期走访了江西上饶和浙江嘉兴,前者为国家试点城市,后者为自行实践者。

  需求潜力巨大

  站在记者面前的祝治金,衣着整洁,面带微笑,一只手紧紧拉着老伴。今年80岁的祝治金老人是位失智患者,记忆力丧失且情绪不稳定,护理难度非常大。2018年,祝治金申请到江西上饶的“长护险”,来到福海公寓安度晚年。

  “我岁数大了,一个人根本护理不了他。有了‘长护险’,现在住在养老院,感觉安定多了。”祝治金的老伴说。

  数据显示,目前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近2.5亿,失能老年人超过4000万,对专业医疗护理服务有着巨大而刚性的需求。2016年6月份,为应对快速到来的人口老龄化,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印发《关于开展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的指导意见》,在湖北荆门、新疆石河子、江西上饶、黑龙江齐齐哈尔、四川成都等地启动国家级长期护理保险试点工作。此后又有江苏、浙江、广西、新疆、甘肃等地的10多个城市“自愿”加入试点行列。

  长期护理保险作为一项新的社会保障制度,对于失能老人健康护理需求保障有着重要意义。比如上海,目前“长护险”惠及了45万有需求的老人;江西上饶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8月底,共有2415人享受“长护险”,累计基金支出2000万元;在浙江嘉兴,截至今年8月底,全市这一险种参保人数达到399.9万人,累计基金支出7310万元。从全国看,截至2018年12月底,商业保险公司参与长期护理保险试点项目约35项,覆盖人数约4647万,长期护理保险基金规模约47亿元。

  险企深度参与

  作为社会健康保障的新领域,“长护险”推行在客观上为保险行业开辟了新发展空间。早在2016年6月份《关于开展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的指导意见》中就明确提出,要“积极发挥具有资质的商业保险机构等各类社会力量的作用,提高经办管理服务能力”。这实际是推进政府购买公共服务,进行社会治理机制的创新探索。

  数据显示,15个试点城市中有13个由商业保险公司参与经办,此外还有数十个积极尝试开展长期护理保险制度探索的非试点地区,绝大多数项目也是由保险公司经办,而泰康公司算得上是其中的代表之一。

  早在2009年,泰康就获得投资养老社区的试点资格,开始积累医养结合经验。长期护理保险试点工作开始后,泰康迅速整合集团资源,从系统建设、失能评估、照护培训等多个方面着手,很快成为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建设的深度参与者。

  近期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底,泰康在湖北荆门、四川成都、广东广州、浙江宁波等8个国家级试点城市和北京石景山、浙江嘉兴等13个非国家级试点城市参与长期护理保险经办服务工作,服务参保人群超过1270万,符合享受待遇条件的2.35万人,累计支付护理保险待遇1.68亿元。

  实践证明,保险公司的经办服务既减轻了政府负担,提升了长期护理保险制度的运行效率和质量,也为参保群众提供了方便高效的护理服务,减轻了出险家庭的压力。

  中国银保监会人身保险监管部副主任刘宏健透露:“下一步,将计划对保险行业商业长期护理保险发展的现状问题开展调研和分析,无论是从政策支持的角度,还是从监管的角度,初步形成推动我国商业长期护理保险发展的总体思路和实施意见。”

  多个问题待解

  “长护险”试点3年来,取得了积极进展,首批15个试点城市结合本地实际情况纷纷出台方案,部分非试点地区也各自开展了相关探索。但是,由于没有统一框架,试点地区在保障范围、受益规模、保障水平、筹资渠道、待遇支付等多方面还有多个问题亟待解决。

  从记者采访情况看,没有统一的制度框架,各地试点的差异性不小,单是一个失能失智“评估量表”,上饶和嘉兴就各有各的标准。从全国看,更是五花八门,有自行研发的,有借用国外标准的,还有直接采用商业健康保险ADL量表的。

  “建立全国统一的‘长护险’制度具有必要性和紧迫性。”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王培安认为,这一方面容易导致制度碎片化、不可持续的问题,也限制了长期护理服务需求的释放。

  除了统一制度框架问题,目前“长护险”面临的最大的难题是如何建立一支专业的护理队伍。上饶市医疗保障局党组成员、医疗保险局局长郑寿庆介绍,2016年,上饶严格意义上的护理机构一家都没有,而全部养老院中经过培训有资质的人员仅有200多个。“近几年经过不断培训,到现在也才有2000多个护理人员。按照上饶的情况,护理服务人员仍然极缺。”郑寿庆说。

  在嘉兴,同样存在这个问题:“从服务或人员入住满意度来讲,护理机构的护理人员配比应在1∶4左右,但目前远达不到。”嘉兴市医保局副局长王保国介绍说。

  专业人员的缺失也为保险机构提供了发挥作用的空间。仅以泰康为例,公司利用泰康养老社区的护理师资以及当地龙头机构的培训资源,在石河子、齐齐哈尔等地开展护理技能培训80余次,覆盖2000多人次。

  对于保险机构如何在“长护险”领域进一步发挥作用,银保监会已有了明确路径。据人身险监管部健康险处副处长刘长利说,银保监会将针对“长护险”制度建立专项监管规定,包括险企参与“长护险”试点的产品精算管理、销售管理、财务管理、风险防控服务管理等监管制度,规范业务的发展。此外,银保监会计划协调相关部委制定出台专项的税优政策,调整保险保障基金等相关费用的收取规则,进一步降低“长护险”业务的经办成本。

  江 帆

来源: 经济日报    责任编辑:雷子